快捷搜索:

三季报集中出炉 次新和ST几家欢喜几家愁

  袁子懿

  [从截至10月31日收盘25家次新股公司披露的三季报情况来看,鹏鼎控股(002938.SZ)和密尔克卫(603713.SH)的三季报业绩表现抢眼,康辰药业(603590.SH)、东方环宇(603706.SH)及长城军工(601606.SH)的净利润相较以往均出现下滑。据wind统计,截至第三季度,90家ST公司中,有52家处于亏损状态。其中*ST工新(600701.SH)和*ST凯迪(000939.SZ)等公司正在努力“保壳”]

  [据Wind统计,截至第三季度,90家ST公司中,有52家处于亏损状态。另外,有31家ST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在三季度结束时超过了1000万。]

  又到了一年一度披露三季报的时候,这个时候最紧张的莫过于登陆A股市场不久的次新股和常年不及格的“A股差生”ST股。

  往年,由于新股申购较为火爆,中签率较低,所以次新股板块一直受市场追捧。但是,对比在A股久经考验的ST股们,今年的次新股刚刚上市便经历了大盘震荡,部分今年上市的次新股甚至出现过破发的情况。次新股的跌宕起伏在10月30日证监会发的一纸声明后出现转机,10月30日午后次新股逐渐回暖。蠡湖股份(300694.SZ)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金力永磁(300748.SZ)、雅运股份(603790.SH)等次新股在10月31日也纷纷涨停。

  另外一方面,尽管在证监会为重组并购“松绑”后,ST板块迎来了一波涨势,但是到了三季报披露时不少公司还是“露出原形”。以*ST凯迪(000939.SZ)为例,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17.3亿元,亏损额较今年半年报数据增加了近8亿元,而去年同期公司仍盈利1.75亿元。有业内人士提示,ST股可要“长点心”,留给ST股的“保壳”时间不多了。

  此前,有业内人士表示,买壳后需要注入资产的买方,一般都希望壳比较干净,如没有较大的负债、法律风险、暗保等,资产比较清楚,剥离也比较容易,方便注入买壳方的资产。

  次新股集体飘红

  从截至10月31日收盘次新股披露的三季报情况来看,除了在10月刚刚上市的蠡湖股份和昂利康(002940.SZ)之外,27家次新股公司中的25家均已完成三季报披露工作。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全球第一大印制电路板厂鹏鼎控股(002938.SZ)的归母净利润达到15.62亿元,和去年同期相比,激增85%。密尔克卫(603713.SH)的三季报也十分抢眼,前三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为12.1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1.91%;归母净利润为1.0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4.79%。

  东北证券(000686,股吧)分析团队认为,展望未来,2018年新股发行上市数量大幅减少,市场对新股定价更为理性。目前新股开板涨幅处于年内较低水平,优质次新个股值得关注。

  面对悄然而至的次新股反弹行情,东北证券分析师表示,次新股的上涨主要缘于三方面,首先是新股中签率低,而上涨幅度较小。其次,小股本次新股具备强大的股本扩张预期,多属市场偏爱的新兴产业,易获较高估值。最后有业绩支撑、政策支撑的细分龙头发展空间较大。

  另外一方面,也有个别次新股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较上年同期稍有回落。

  相比意气风发的鹏鼎控股,康辰药业(603590.SH)、东方环宇(603706.SH)及长城军工(601606.SH)这3家公司的净利润相较以往均有所下滑。

  其中,康辰药业归母净利润下滑62.69%,但其扣非净利增长23.19%。对于归母净利润的下降,康辰药业解释称,“变动原因主要系公司上年同期转让国药康辰股权产生的利润较高所致,扣除上述因素,本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同比增长。”

  Wind数据显示,东方环宇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均有所下滑。在三季报中,公司表示,2018年上半年,昌吉市人民政府收购昌吉市东热源热力有限公司与昌吉市城西热源热力有限公司的热源资产作为昌吉市应急调峰备用热源,导致公司热能销售业务下降。

  ST“保壳”在即

  据Wind统计,截至第三季度,90家ST公司中,有52家处于亏损状态。另外,有31家ST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在三季度结束时超过了1000万。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ST公司,还有一家今年刚刚被列为ST的公司或将直接面临退市

  10月30日晚间,停牌中的ST长生(002680.SZ)发布公告称,由于狂犬疫苗事件,导致报告编制工作陷入停顿,公司预计无法按照预定时间即10月31日披露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

  此前,吉林省食药监局不仅做出了吊销长春长生《药品生产许可证》等决定,并对其开出了91亿元的巨额罚单。

  与此同时,ST长生在公告中表示,长春长生因被取消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而补缴企业所得税及滞纳金,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此外,由于上述处罚决定的巨额罚款,可能会导致公司存在暂停上市或退市风险。

  除了ST长生外,还有不少ST公司正在努力“保壳”。

  近期,证监会陆续发布并购重组松绑消息,继允许并购配套融资补流偿债、转型升级产业入并购快速通道之后,又在近期松绑借壳上市,将IPO被否企业借壳上市的间隔期从3年缩短为6个月。市场上壳概念炒作之时,ST类壳股大多迎来上涨之势,*ST工新(600701.SH)录得5连板,*ST东南(002263.SZ)也在最近5个交易日里收获4连板。

  对于这些ST公司来说,如果不能扭亏为盈,卖壳则是最理想的出路。

  但是,网融并购CEO刘庆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一般买壳方希望上市公司至少不要两年连续亏损,以免被ST,也就是说,买方在买壳时优先选择非ST的公司,这样先让卖方的资产剥离出去,买方再把资产装进来。“当然也有比较少数买ST公司的壳,这种除非壳质比较好、资产较好,否则风险比较大。”他同时称。

  事实上,连续涨停的*ST工新的业绩并不如其股价一般理想。

  *ST工新今年5月份因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股票简称由“工大高新(600701,股吧)”变更为“*ST工新”。

  此次*ST工新在三季报中披露其期末归母净利润为-3.86亿元,由于该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表被出具非标意见的事项仍在解决中,所以此次三季报仍未经审计。

  目前*ST工新还涉及一起本金1亿元的连带担保责任借款诉讼,且该诉讼已被杭州中院判决生效并要求工大高新与其担保的借款人张大成、工大集团支付原告本息1亿200万元以及50万元律师费。值得注意的是,张大成此前在两家公司都担任法定代表人,并于今年9月申请辞去了*ST工新的董事长、董事等所有职务。

  除了*ST工新,游走于一元面值的“仙股”*ST凯迪的业绩更为“惨淡”。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为-17.3亿元,亏损额较今年半年报数据增加了近8亿元,而去年同期*ST凯迪仍盈利1.75亿元。

  在三季报发出不久后,*ST凯迪便发出监事辞职的公告,今年*ST凯迪总裁、董事长、独立董事、董秘等高层的“抱团”辞职,不禁让人猜想是否意味着*ST凯迪即将面临退市风险。

  记者注意到,与2018年半年报相比,此次*ST凯迪披露了这两笔资金的清偿方案,且对方均为大股东阳光凯迪的关联方,合计占用资金约4.7亿元。

  第一笔为中盈长江占用的1.74亿元资金,预计于2019年6月30日前以现金清偿的方式完成支付。第二笔则是以退资名义,代子公司向金湖科技支付退资款2.94亿元,而金湖科技并未完成减资,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